当前位置:首页 > 发言稿 > 正文
 

上帝已死信仰永存_上帝已死?“人神”降临

发布时间:2019-04-15 影响了:

  编者按:  2012年上半年,《名作欣赏》于天津发起举办校园文化节活动,来自南开大学、天津师范大学、天津理工大学以及天津财经大学四所高校共六个学院的同学参与其中。在为期半年的经典作品赏析征文中,共收到学生投稿近两百篇,经过认真审读,我刊选取部分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予以刊载。这些作品均带有赏读、感悟的性质,与学界要求的写作标准而言,它们显得不够“规范”,篇幅不长,甚至没有参考文献,但显露出充沛的才情。个性化的精神情怀和审美视角,对文学最挚诚的热爱和思考,自然贴切、生动优美的语言表述,是这些作品的共同特征。或许,这些才是我们在文学阅读和研究中最应珍视的部分。
  在本刊9月上旬刊中,我们推出了其中的六篇赏析文;在9月中旬刊中,我们将有关中国文学作品赏析的优秀稿件整理出一个小辑。这样做的意图在上一期已经进行了说明:一方面,想给予热爱文学的在读学子一个展现自己的平台;另一方面,也希望读者通过阅读这些文章,能够感受到来自“学术规范”或“学术教条”之外的清新气息。本期,我们将视线转向外国文学,共分为三个部分:俄语经典回望、美国文学观察、欧洲名著品读。
  5月末,本次文化节的文艺汇演及征文的评选颁奖在南开大学东方艺术中心进行;而到这个小辑的推出,“《名作欣赏》津门校园文化节”才可以说完全落下帷幕。相信,我们作出这一切努力的良好初衷并没有落空。
  《卡拉马佐夫兄弟》中《宗教大法官》一节被认为融会了陀思妥耶夫斯基毕生的思想,大法官看似是上帝忠实的信徒,实则提出的观点惊世骇俗:上帝已死,人可以为所欲为,基督崇尚的自由已经不适应这个世界了。
  全文中,基督都是沉默的,而大法官强势而咄咄逼人。大法官认为,基督走后,他所说过的话已成定论,教会通过注解引申基督教义来统治人世,已经使社会稳定。而基督再临会破坏教会的权威,引起社会的波澜,对于人的幸福反而是一种妨碍。这种思路符合欧洲文艺复兴以来的思想变革,基督隐没,把原本属于神的权力交付人自身,人治的时代到了。
  人已经不需要上帝了么?笔者认为,上帝不能隐没,因为宗教大法官的统治会导致道德混乱,杀戮横行,不可能建立理想的生活。首先引入陀思妥耶夫斯基对于“人神”与“神人”概念的阐述。“人神”是神化的人,被当做神的人。当人类抛弃上帝、失去信仰的时候,人只能崇拜自身,崇拜在他们看来伟大的人物,即“人神”。“神人”则是指以人的形象出现的神,他们坚守对上帝的信仰,消除自身的不完善性,向神的精神复归。
  伊凡笔下的宗教大法官就是看来伟大的“人神”,大法官完备自身的人格,以“人神”的高度统领人的自由。大法官认为,基督的时代过去了,现在是“人神”的时代。这正是《卡拉马佐夫兄弟》中伊凡的主要观点:“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毫不在乎地越过以前作为奴隶的人所必须遵守的一切旧道德的界限。法律对于神是不存在的!神站在哪儿,哪儿就是神圣的地方!我站立的所在,立刻就成为显赫的所在……”
  照此理论,大法官一旦成为“人神”,便可以为所欲为,道德和法律都被踩在脚下,我就是道德,我就是法律,我可以取代基督主宰历史的进程,给人类带来现世的幸福。文中宗教大法官的思想就是伊凡反基督思想的具体表现,可以说大法官与伊凡是一体的。秉承大法官理论的伊凡是一个“上帝已死”的虚无主义者,靠“一切都可以允许,一切都可以做”这种卡拉马佐夫的方法幸存下来。正是这种思想传播给斯麦尔佳科夫,教唆他杀害了老卡拉马佐夫,思想可以杀人,伊凡成为弑父的凶手。
  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看来,“人神”的存在只能带来杀戮和流血,根本不可能建立理想的生活,人类历史的命运并不是靠这样几个“人神”就能解决的,他们只是借助这套理论,以人类的现实幸福为理由,毁灭一切,剥夺人类自由。千万人的自由和幸福并不是凡人之力可以承受的,拿破仑也曾经是这样的“人神”,成为法国乃至欧洲人的信仰,但是他失败了。
  由此可见,“上帝已死”将造成道德恐慌,上帝既是道德的约束,也是末世惩罚的警戒。“法律的惩罚是有可能逃避的,甚至道德的内心制裁也有可能在内心化解……只有在上帝的面前,人所犯的罪才无可遁形。永生的罚也无可逃避,这种惩罚的力量特别强烈地表现在那些犯了不为人所知的罪行的人身上,如果连这样的罪人也因不安和恐惧而忏悔和自首自己的罪行,对犯罪就有了一种最可靠的制裁。”基督从未远离,相信基督就是相信上帝,信仰就在人心里。无论在什么时代,神性和信仰都是不可缺失的。

相关热词搜索:已死 降临 上帝 人神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职场范文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3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