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计划 > 正文
 

风云再起的演员 汇聚路由市场 风云再起

发布时间:2019-03-15 影响了:

  路由器市场一直是网络设备市场总容量的晴雨表,随着高端汇聚路由和边缘业务路由产品的界限更为清晰,“得汇聚者得天下”的观点已渐渐趋同于“得路由者得天下”,这一市场成为网络设备厂商们的兵家必争之地。
  
  中国的路由器市场有多大?
   以太网市场(包括企业以太网和电信级以太网)2008年到底有多大?不同分析公司给出的数据,既不尽相同,又有相似之处。
  来自思科MRBU(Mid Range Business Unit)的营销总监Jonathan Dividson的说法是:“决定网络设备市场容量的产品是什么?是路由器。路由器卖了多少,你就可以基本上可以判断出交换机能卖多少,反之则不尽然。”而迈普主管研发的执行副总裁、迈普通信研究院院长肖志辉更喜欢从网络结构上做判断:“全中国有300多个地市,涉及至少80个行业,无论对于哪一个厂商而言,地市都是至关重要的,上承核心、下连接入,汇聚层在此,肯定是‘兵家必争之地’,谁掌握汇聚层,谁就拥有绝对的主动权。”
  
  得汇聚者得天下
  
  2008年新年伊始,记者在北京约见了肖志辉院长,针对其领导研发的高端汇聚路由器MP7500的进展情况,做了详细的沟通。
  “MP7500能卖得这么好,不管是我这边的研发团队,还是罗鹏(迈普的另一位执行副总裁)那边的市场营销团队,都完全没有想到。”肖志辉告诉记者。用肖志辉的话说,2008年春节前,MP7500在2007年7月推出之后的五个月时间里,“实打实地销售了300台以上”。据记者从其客户处了解的信息,“即便不是全配置,MP7500的单个产品价格也不会低于40万元人民币”。那么迈普2007年下半年仅在这一款产品上的收入,就已经过亿元了。
  看到汇聚路由市场重要性和商业机会的,当然不仅仅只有迈普。2008年3月5日,路由巨头思科网络就推出了新型的汇聚多业务路由器Cisco ASR 1000系列产品。据Jonathan Davidson称:“这是思科耗时5年、花费2.5亿美元的杰作。”
  与此同时,记者观察到,H3C、锐捷也都开始针对迈普推出的MP7500进行跟进,试图在ATCA(Advanced Telecom Computing Architecture,高级电信计算架构)高端路由器上做文章。“这一点我们已经注意到了。”肖志辉告诉记者,“不过我认为,竞争对手们要完全追上,还需要一段时间,就如同我们中国厂商整体上要追上国际厂商还要一段时间是类似的。不同点是,思科的杀手锏是硬件上的,而迈普的杀手锏是软件上的。”
  据国外媒体的报道,思科2.5亿美元的投入,主要投在了两个方面,一是新架构的设计,另一个则是全新的“全集成的可编程处理器引擎”,即Cisco Quantum Flow处理器(QFP)。Davidson对此予以了确认:“这是我们在全球制胜的关键,当然也包括中国。”
  肖志辉则表示,在路由器上和Juniper、思科等公司进行全面竞争,现在还不太可行。“有些问题,特别是‘超高端’的产品方面,是国内厂商当前无法解决的,比如芯片问题。这方面不论是迈普,还是华为,都不能迅速跟上。”而根据记者的了解,当前华为、H3C的最高端产品,采用的均是网络处理器(这也是大多数国内网络设备商在高端产品上的策略)。迈普的高端汇聚产品正在两条线上发展:一是类似于华为、H3C的网络处理器(NP),一是采用ACTA架构和多核处理器(这一策略正在被其他厂商关注和学习)。
  汇聚路由器的市场前景和重要程度,从迈普MP7500的销售情况就可以看出来,但是其竞争也相当激烈。“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汇聚层的市场重要性。”肖志辉说。
  
  开放已成融合必然
  
  汇聚层网络设备的竞争局面,还涉及到对于网络管理的思维上。“国际领先的运营商和城域网运营商,基本上已经具备了智能到边缘的概念,但是国内在过去的数年当中,还在一直推动集中控制、傻瓜边缘的思维,这对于汇聚路由器市场的下一步,可能不是好事情。对于网络融合而言,也可能存在问题。”某咨询公司分析师对记者说。
  来自用户的声音表示,网络管理上移的结果是,地市一级的管理有可能存在问题。“尽管在省中心能够对地市设备进行监控,但是由于地市的技术人员的大量取消,导致的结果很可能是,知道问题发生了,只能求助于设备提供商们的技术来支持。如果是多个厂商的设备,如果不是相互开放的,解决方是谁就更加难判断了。”3月26日,在“2008年中国宽带应用发展论坛”会场,山东网通数据中心管理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技术主管对记者说。“开放其实是必要的,也是厂商之间协作该做的事情,但是出于竞争的考虑,这种开放也必然会有其局限性,换言之,掌握技术主动的公司,才能谈开放问题。”
  “有限的开放,无论是华为、H3C,还是我们迈普,都会涉及到,特别是在高端汇聚路由设备上。”肖志辉如此解释“开放”的含义。在最近的一次的公开发言中,肖志辉就以“开放和融合”为主题,谈到了迈普在网络设备市场竞争中的定位,特别是在技术和产品上的定位。“开放是基础,是所有的融合实现的基础,但同时作为一个厂商而言,必然有技术壁垒是不可开放的,这一点不管是对迈普,还是对H3C,乃至对思科来说,都是如此。”他甚至认为,凡是“大谈特谈开放的厂商,只有两种,一种是拥有关键竞争力、要开放给别人的,一种是没有竞争力、要别人开放的。我们认为,我们属于前者。”
  记者从第三方渠道了解到,就在MP7500推向市场不久,就有其竞争对手通过客户购买了一台进行分解,以便模仿MP7500推出类似产品。记者就此向肖志辉求证,他表示“也知道这样的事情”。而且,在一次网络厂商们基本都参加的会议上,肖志辉见到了这个竞争对手的CEO,在聊天的时候,肖志辉揶揄这位CEO说:“你们跟得还挺紧的。”当记者问及这位CEO当时的反应时,肖志辉笑而不答。
  
  中国军团狂飙在即
  
  “大部分厂商,选择的都是面向‘合作’伙伴开放。”计世咨讯副总经理郭海涛强调说,“不合作就不会开放了,而且,即便是战略合作,开放接口也是最为常规的方式。有些厂商能够在硬件上把持位置的,例如思科,就会在核心芯片上做文章;而以软件取胜的,例如H3C和迈普等等,就会非常重视自主软件的保密。”
  “但总体而言,开放还是必然的,特别是对于核心汇聚路由器来说,本身就已经有一个很大的门槛,能够做好的本身就不多,对上下游的开放,其实也各自成体系。”郭海涛表示,他也在关注迈普MP7500在市场上的表现。“他们确实冲得很快,不过要真正扎根在第一集团(思科、H3C),可能还需要在随后有其他产品跟上,补全产品线。”
  对于在2008将要采取何等策略,H3C在其客户会上已经用一个词明确表示――“合作创新”。同时,对于渠道的建设和招募,H3C则步入了“洗牌”的第二阶段。
  “H3C的做法值得我们借鉴。”肖志辉表示,尽管各自的产品线特点不一样,但是有一些基本性的市场运作手法还是值得观察的。2008年迈普也有规模性的渠道招募和建设,和MP7500可能有些关系,但肖志辉表示,他更希望强调的,还是中国的汇聚路由厂商们,乃至高端路由,怎么样能够有个全面开花的结果。“这当中包括迈普,但是不应当是我们一家。”
  随着多核处理器及网络处理器的速度和成熟度都在大幅提升,一些瓶颈问题正在得到解决。“以前中国路由器厂商与国外厂商在芯片上的差距超过10年,现在随着芯片技术的进步,以及国内厂商在路由器产品设计上的努力,这个时间已经缩减到了5年左右,相信在未来的几年当中,我们国内厂商,特别是以华为、迈普为代表,拥有自己的设计研发特点的企业,应该能够有更大的局面和突破。”肖志辉表示:“中国军团能起来,一定是让人感到很提气的事情。”

相关热词搜索:路由 汇聚 风云再起 市场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职场范文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3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