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述职报告 > 正文
 

[强势的女性 残缺的女人]女性脚趾残缺

发布时间:2019-04-15 影响了:

  摘 要:张洁是新时期以来第一位在作品中凸显女性意识的作家,也是一位女权主义者。她透过深邃的女性视角,以纤细的女性笔触描写了女性,尤其是知识女性在当代的生存状态及境遇,更关注女性的命运及自身存在的价值,体现出鲜明的女性意识。同时,由于社会因素和张洁自身的原因,她的这种女性意识也不可避免地带有局限性。作为张洁最富有个人特色的一篇作品《方舟》,就是她的这种女性意识及其局限的典型代表。
  关键词:《方舟》 张洁 女性意识 “强势的女性” “残缺的女人”
  在新时期的中国女性文学创作中,张洁是一位极其重要的作家,她在作品中一以贯之的对女性意识不屈不挠的探索,以及作品所表现出的先锋姿态和启蒙力量,对中国女性文学的创作有着意义深远的影响。从《爱,是不能忘记的》到《无字》,中篇小说《方舟》是明显地表现出张洁女性意识过渡的重要作品,是她整个女性意识探索的链条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正是由于这种探索性,张洁在《方舟》中所表现出来的女性意识就带有明显的局限性。下面笔者从这部作品所表现出的女性意识及其局限两方面来进行论述。
  一、“强势的女性”——张洁的女性意识
  综观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长河,女性长期处于“无史”和“缺席”的位置,她们的价值只能通过传统规定的“既定”角色体现出来;跨入新时期以来,历史揭开了新的篇章,受西方女权主义运动的影响,新时期的女性主义运动充分肯定了人的价值和尊严,并以对“五四”的超越,充分肯定了女性的价值和尊严。张洁就是深受其影响的一位女权主义者,她的代表作之一《方舟》就是通过对“强势的女性”的塑造来体现她鲜明的女性意识的。在《方舟》中,张洁的女性意识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重新确立和肯定女性的自身价值 西蒙·波娃在她的著名论著《第二性》中提出了一个重要观点:“一个女人之为女人,与其说是‘天生’的,不如说是‘形成’的。在社会历史中,男性居于主导和决定地位,女性处于被主导和被决定地位;女性的历史和现状是由男性的需要和利益决定形成的。女性是‘第二性’。”① 张洁以其深邃的眼光注视到了女性的这种“第二性”劣势地位,其作品就以极端愤激的态度对女性“第二性”的从属地位进行了“反叛”,《方舟》就是典型的“反叛”之作。在《方舟》中,我们可以看到全新的女性形象,与传统的女性形象不同,她们是“强势的女性”,三位主人公都是知识女性,受过高等教育。梁倩是一位导演,曹荆华是马列主义研究员,柳泉则是一家进出口公司的翻译。她们三人是中学时代的同窗好友,都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当意识到夫妻之间已经没有了真爱时,她们不愿意做男人的附庸,而是毅然选择了离婚或分居。她们并不满足于一般意义上的女性政治和经济地位的独立和解放,而是清醒地意识到必须在这个基础上,“以充分的自信和自强不息的奋斗来实现自身存在的价值”,即通过为社会尽责任、作贡献来实现自我。当遭遇婚姻不幸时,她们并非无路可走,而是通过对自己事业的执著追求来体现自我存在的价值。在经历过充满艰辛、磨难的顽强奋斗后,终于取得了事业上的成功,她们事业上的拼搏精神以及取得的成就令很多男性都望尘莫及,是真正的自尊自立的“强势的女性”。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张洁对她笔下的“强势的女性”持肯定和赞美的态度,她充分肯定了她们对自己事业的执著坚持和负责到底的勇气。而通过重新确立和肯定她们的自身价值,正体现了张洁作为一名女作家,运用自身的女性视角体现出的女性意识。
  2.颠覆传统文化中的男性形象 张洁一方面肯定“强势的女性”,另一方面又通过对男性的否定来标举她的女性意识。细读《方舟》,从中可以发现“女强男弱”的两性发展模式。男性的“弱”不仅体现在事业上他们难以与“强势的女性”相比,更主要指向他们人格上的缺陷,他们没有像女性们那样紧跟时代并主动完成自我更新,在时代的洪流中,他们被“强势的女性”们远远地甩在后面。在作品中,男性们的庸俗、丑陋、猥琐、卑鄙、下流、肮脏体现得淋漓尽致。
  在《方舟》中,三位女性的丈夫与他们积极进取、自尊自立的知识分子太太们相比,不是酒囊饭袋的花花公子、粗暴残忍的村夫野民,就是唯利是图的高级市侩。梁倩的丈夫白复山,讨论起婚姻来“跟在自由市场上和卖活鱼的小贩讨价还价一般理所当然”。虽然早已经与梁倩分居,却为了梁倩父亲的高位不肯离婚,到处打着老丈人的牌子办事,甚至为了报复梁倩,造谣生事,干扰她拍的片子通过审查;荆华的丈夫,因为妻子把钱省下寄给被打成反动权威的老父和由此失去生活保障的小妹以及妻子不想生孩子流了产而殴打她,并到处贴她不贤不惠的大字报;柳泉的丈夫在柳泉父亲被打成“里通外国的间谍分子”之后,不但不能为给洗清父亲不白之冤而到处奔波的柳泉遮风挡雨,而是每晚喷着满嘴的酒气,强迫她做爱,因为“自从他们结婚以来,每个夜晚,都像是他花钱买来的。如果不是这样,他便蚀了本”,以至于黑夜成为柳泉的灾难,“她恨不能抱住那个太阳,让它不要下沉,让黑夜永远不要来临”。从这些描写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些男性身上毫无传统男性被认定的高大、英勇和敢于担当的责任感等优点,相反,他们是如此的自私、丑陋、猥琐、卑鄙。
  通过对这些男性丑陋嘴脸的描述,我们可以窥探到张洁女权主义的一面,她同她笔下的女主人公一样,陷入了一种对男性世界普遍失望的情绪中,她有意无意地将“强势的女性”们放在这群庸俗、丑陋、猥琐、市侩的男性中间,通过鲜明的对比,张扬了自强自立、实现自我价值的女性意识。
  3.构筑“姐妹之邦” 王又平先生在《新时期文学转型中的小说创作潮流》中给所谓的“姐妹情谊”下了这样的定义:通常被理解为妇女在共同受压迫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在感情上互相关怀、互相支持的一种关系。它有两种含义:一是指妇女由于其独特的性别特征而形成的特殊的妇女之间的关系,这种互相关怀、互相支持、相依为命的感情与充满竞争的男性世界的伦理和价值观念截然不同;二是以强烈的政治色彩团结受压迫妇女开展女性主义运动。《方舟》鲜明地体现了它的第一种含义,三位女主人公由于同时遭受男性世界的打击而形成“姐妹情谊”,并通过这种“姐妹情谊”构筑“姐妹之邦”,以此作为她们共同抵制男性世界侵袭的武器和手段。

相关热词搜索:残缺 强势 女性 女人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职场范文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3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