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得体会 > 正文
 

生鱼【老卜奎的生鱼】

发布时间:2019-04-15 影响了:

  “醋辣生鱼——唻——”这是从前随着卜奎四季不断的风飘在每一条街巷的叫卖声。母亲说,在她小时候,常听见这样的叫卖声。母亲快七十岁了,家是齐齐哈尔的老户,就住在老城小西门外的西站。母亲回忆说,卖生鱼的一般是老头儿,其实也就是四五十岁,但是在那时就是老头儿了。他们穿戴都很整洁,有的挑着副担子,有的推着个小车,盛放生鱼片和各种佐料的器皿都装在一个篾编的篮子里,篮子上盖着块漂得白白的细麻布。
  似乎所有卖生鱼片的小贩都有一副天生的好嗓子,日复一日地高声叫卖,嗓音却从不沙哑。叫卖声也像他们的穿戴打扮一样,干净利落。有一本书《在齐齐哈尔的日子》,其中有一篇《从风味小吃想到的》,作者是齐齐哈尔著名教育家胡斗南的夫人朱堃华,朱女士后来离开了齐齐哈尔,但是对这里的生鱼始终念念不忘,她在文章里这样写道:“鱼肉薄而透明,有的还带点淡粉色,配上雪白的绿豆芽,几小片红辣子,金黄的辣椒油,浇上酱油和高醋,真是酸辣鲜美,色香味俱佳。”
  那时的生鱼片与其说是小吃,不如说是夜宵。走街串巷卖生鱼的小贩一般是在晚上八九点钟出来,手上提着盏铁皮框带玻璃罩的马灯,那时的街巷还很少路灯,他们手上的风灯既给自己照路,也好让买家容易看到,尤其是在无月的夜晚,马灯朦胧的光会显得很明亮。
  买生鱼当夜宵的一般也都是殷实的人家。书香之家,男主人吃过晚饭大约是在书房读书;商贾人家,晚饭后或许约几个朋友打几圈麻将……那时的晚上,八九点钟应该算是深夜了,不论是读书的、消遣的,或感觉有些无聊,或感觉有些饥饿,卖生鱼的就在这时不失时机地来了。听到叫卖声,或是老妈子,或是女主人,便推开了自家的门,循着叫卖声聚拢到了这昏黄的灯光前来买生鱼了。
  据母亲讲,卖生鱼的小贩不喊“酸辣生鱼”,而是叫“醋辣生鱼”,“醋”的读音被他们发成“错”,那个“唻”拉得长长的。我想,从前的夜一定比现在的夜寂静,他们的叫卖声在空旷的夜空回响,听起来一定像唱着一首淳朴的民歌,那个尾音“唻”就像是民歌里的衬词,虽然没有实际意义,但是绝对不能缺少,没有了它,这首歌就没有了意趣,就没有了韵味。
  齐齐哈尔是一个多水的城市。嫩江横贯而过,并且支流网罗密布,鱼类资源极其丰富,淡水鱼历来是齐齐哈尔居民的主要食物。数得上的就有“三花、五罗、十八子”的说法。三花,是鳊花、鳌花、鲫花;五罗,是哲罗、法罗、雅罗、胡罗、铜罗。至于十八子,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说得清了,但是像十八子中的嘎牙子、川丁子、白漂子、葫芦子、皇姑子、撅嘴鲢子还是随处可见。
  历史上,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达斡尔族、赫哲族、鄂伦春族、鄂温克族都是渔猎民族。金代的女真人、元代的蒙古人、清代的满人,在入主中原前就都有吃生鱼片的习惯。元代《饮膳正要》就记载了生鱼片作为宫廷菜肴的做法,除了在生鱼中加入爆炒过的姜丝、葱丝、萝卜丝、香菜丝,以及盐、醋、芥末外,为了做到色香味俱佳,还用胭脂着色。
  赫哲族是北方特有的少数民族之一,他们不但以鱼为食,还以鱼皮为衣,直到如今生鱼仍然是他们招待客人时一道必不可少的佳肴。赫哲人的杀生鱼就是生鱼片,鱼可以是鲟鱼、鳇鱼或鲤鱼,将活的鱼肉剔下切成细丝,用上好的米醋稍作浸泡,后加入盐,再加入菠菜、香菜、豆芽和打了水焯的土豆丝,拌匀即可。还有一种吃法就更特别了,叫“鱼刨花”,三九严冬,冰冻三尺,赫哲人在江面上凿个冰窟窿,把打上来的活鱼冻硬,然后去掉鱼皮,再用刀或刨子将鱼削成刨花一样的薄片,加一些盐就可以了。在从前,吃生鱼还被赫哲人当做鉴别朋友的方法,他们从活蹦乱跳的鱼身上割下一块鱼肉,扎在刀尖上递给客人,客人要是毫不犹豫地从刀尖上咬下鱼肉,并且吃掉,这样才算是真正的朋友,既然是朋友了,自然会受到热情的款待,否则别想再登家门。
  清中叶以后,东北得到开发,卜奎城的著名美味——生鱼,传播更加广泛了,吃法更加精细了,很自然的,也就出现在了文人的诗词歌赋中。清末民初,卜奎诗人魏馨若的一首《卜奎竹枝词》写道:“十月寒威不可当,坑烧卍字火为墙。一壶奶酒新开瓮,更切生鱼和辣尝。”从诗中便可以看到吃生鱼在当时卜奎人生活中的普遍性。
  曾经的卜奎八景中有“芦港归帆”,“芦港”便是“葫芦头”,是现在的嫩江公园的一部分,从前,每当夕阳西下,葫芦头的水面上桅杆林立,货船、渔船靠了岸,收了帆,一船船鲜活的鱼被搬上岸,经过渔老大和小贩们一轮又一轮的讨价还价,这些活蹦乱跳的鱼第二天一早就会出现在城里的“大鱼市”和“小鱼市”,而其中的一部分,可能当晚就变成生鱼片了。
  从前的卜奎城没有霓虹灯,没有彻夜不息的汽车声,在没有月亮的夜晚,街巷会显得有些寂寞,一声“醋辣生鱼”,会划破没有睡意的人们心中隐隐的像薄纱一样的寂寥,买一份“醋辣生鱼”,夹住一片急忙放到嘴里,慢了,那白白的薄薄的生鱼片似乎会化掉。入口的生鱼片,酸酸辣辣凉凉的,那份清爽从舌尖直抵心头……从此,这种味道和感觉便刻骨铭心。
  责任编辑 刘云开

相关热词搜索:老卜奎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职场范文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3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