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老宅楼里的女人-抒情散文

发布时间:2014-07-03 来源: (www.hunanhr.cn)

后来,我去了乡下借宿在外婆家几年,对这幢楼这楼里的女人依然牵挂着.父亲解除审查... 感受着她的忧伤,我却留不住她的容貌...... 三十多年了,我对住在老宅楼里女人...

我又来到了小时候的居住地,眼前已一丁点老住宅影子.那弯弯的小巷、那青青的石板路、高矮不一的围墙,还有那家住过的,这座城市最早的一幢新式两层楼房,家前面的一幢老式的两层楼都不见了踪影.时光变迁,可是,曾居住在老式楼房里神秘的女人,却永久的留在我的记忆里.

那是怎么的女人,她一直困绕着我的记忆,我不曾见过她.小时候,只是远远地看见过她的背影,印象中的她,一袭黑色的旗袍,一头黑发优雅的挽在脑后,瘦高的身影,缓慢的步子,给我怪怪的感觉.

常常在傍晚时分,从那幢楼里总会传来一阵阵钢琴声,那忧伤的曲调,低沉的音符,优雅的旋律,给我哀怨的感觉.忧伤的琴声,似乎在泣诉女人凄凉的命运、忧郁的心思、寂寞的情景......

那时我还小,八、九岁,对一切都奇.总是觉得这幢楼房很奇怪,很神秘的;也总是感觉楼中的女人很不快乐,很凄惨的.楼内总是静悄悄的,听孩子的声音,也大人出入,整天关闭着院落的大门,连窗户都很少开;从楼外望去,院子中的树丛越过楼上的窗口,半隐半现的窗帘是那种深绿的颜色,大人们说那是华丽的金丝绒;顽皮的男孩也曾爬到院墙上张望过,告诉我院子好大好大的,种着许多花草树木,还有大水池.这让我好奇着,隔一段,总是看见人到这楼中去,这人看起来很神秘的,总是来去匆匆占的很短,听大人说是她的远房亲戚.

好奇心总是驱使着我,我总想试探着靠近这幢楼,也好奇的想楼里的主人,然而,我不敢独自靠进它半步.

记得,有一次玩球,不小心,球落到了那幢楼的院子里,我没办法去拿,只好请居委会的大妈帮.那是我次跨进院子,我好奇地东张西望,只看见院子里冷冷清清很萧瑟,石板缝里都长了小草,那树丛张牙五爪的延伸着,一缕青藤攀沿着楼房,屋子里黑洞洞的,一点声响;水池里布满了青苔,不知名的花东歪西倒的顽强生长着,看上去主人有很久打理了;一阵风吹来,惊吓了树丛中的几只小鸟,鸟儿如幽灵般的跃过,盘根错节的树喳喳直响,根部露出像骷髅的魔爪;我想起了曾听哥哥讲的《曼驼丽庄园》,那幽深的庭院,幽灵般飘过的怪物,隐蔽静谧的宅子,月光下诡异的影子......哥哥说:“曼驼丽庄园”是座坟墓,处处都充满着恐怖和绝望.这幢楼也显示着阴森压抑的气氛,也像一座坟墓,我感到有点害怕,会不会有鬼呀?我全身紧张的颤抖起来,拉着大妈的手小声的说:“大妈,快走吧!”我赶紧跑了.  

我吓的脸发白,气喘吁吁,我仍然的好奇,也越想越觉得怪异,我是个爱问个究竟的孩子.于是我问大妈:“那里是谁的家,家的人呢?”

大妈只说:“里面住着国民党军官的太太,她丈夫去台湾时来不及带走她,她就人住里.”

我又问“她孩子和别的亲人吗?”

孩子,有个远房的侄子有时来看她”

“那她怎么不跟侄子一起住,人多孤独呀?”我的问大妈.

“她不会离开这屋子的,她在等待她的丈夫,唉!苦命的女人!”

我还想问,大妈摇着头“小孩子,别打听了.”

不知道她是个样的女人,我走进这院子却看见她的人,那日正巧她的侄子在,他给开的门.我也看清楚他的脸,我也无暇想看他的面容,他低着头在打理着花丛中的杂草,他怪僻的样子也让我不敢去看.神秘的楼房,阴森的院子,奇怪的侄子,神秘的女人.

文革时,我刚读初中,红卫兵们曾经去抄过她的家.听描叙:她家里有阴森凄惨的气氛,冷清的房间里,多少值钱的东西,一架老式的钢琴,一座灰暗的钟,褪色家具孤寂的摆在墙边,屋子里显得凌乱,但也很洁净.还说:她是漂亮的女人,穿一身黑色的旗袍,很年轻,大慨二十七、八的样子,看上去很善良也很慈祥,一对忧伤的眼睛,好似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无奈.觉得她是苦命的女人,可怜的女人,不值得抄家造反的人.于是,再也不为难她了,再也人去她的家了.≤作者:心谊≥


梦里的她,有时抚琴弹一曲《梅花三弄》,有时如仙女般的婆婆起舞,有时踩着优雅的脚... 感受着她的忧伤,我却留不住她的容貌...... 三十多年了,我对住在老宅楼里女人...

还有那苍老而典雅的老宅。这冉冉氤氲在苏州小巷里的清幽之气由来久远,从许多宋... 当我读到他的散文《苏州漫步》时,仿佛与他如影相随,缓缓而行,在小巷深处听他内心...

送她到天国好好的安息,行吗? 我怕了,我又轻手轻脚的回来了.我不曾走进她身边,我怕惊动了那神秘的黑衣女人的灵魂,我不愿让她知道我在她,曾对她好奇

今日热点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RSS 订阅 | 热门搜索
版权所有 www.hunanhr.cn 散文:老宅楼里的女人-抒情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