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申请书大全 > 正文
 

“龙之尊”_龙傲剑尊

发布时间:2019-04-15 影响了:

  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当年,组织上派我去加拿大参加一个培训班。想到能够在那块北美大陆上学习生活两个月,便有些兴奋。临行前,准备了必备的生活用品。以我个人生活的习惯,当然忘不了带些吃的,包括带上点咸菜。如期,几位同行在北京集合。平常我们这些人相熟,职业和性情的关系,大都常常在酒桌上打拼。久而久之,都有了点喝两口的本事和习惯。就想,在国外这些同行一起生活两个月,哪能一点酒不喝?又听说,国外优质纯正的白酒并不多见,就决定随身携带一些。
  可能是离乡那一瞬间便有了乡愁。北美大陆虽然神奇富饶,但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我们这些北大荒人来说,那一份北大荒的情结是“剪不断、理还乱”的。不约而同,我们在京城找到了北大荒酒的专柜。这个品牌里有一款“龙之尊”,属于北大荒酒中的上品。便觉得适合我们携带。
  工作和生活的关系,我日常生活中离不开酒局。但我天性不耐酒,无论多么高档名牌的白酒,在我口中都是一样的辛辣,我能够把酒咽下去纯属礼节性的需要,从未觉得喝白酒是一种享受。这一点,没有遗传性。与天生嗜酒的爷爷有着明显的差别。
  爷爷祖辈生活在辽西,辽西是高粱的主产区,按说,应当是酿出好酒的地方。可爷爷随着当军官的儿子到了北大荒后,喝上这在土屋子中用土方法酿出的北大荒酒,总是说这酒比他在老家喝的酒好。也由于能喝上这酒,他把先前对儿子选择来北大荒的种种不快都化解了。这北大荒酒便伴随他的后半生。在他离开世界的时候,我特意把一个陶瓷的小酒壶给他带上。有这东西陪伴,相信他在另一个世界会生活得很好。
  有些事情就是那么怪。当你经常性地和一事物打交道时,常常叫你无奈甚至厌烦,比如酒局,没完没了的应酬,痛苦地把辛辣的酒液喝下去;可一旦你远离了习惯的生活,你又有些不舍甚至怀念,比如我们在国外的生活,枯燥甚至单
  调,便叫我们想起曾经的生活中,朋友相聚酒桌时的畅快和愉悦。于是,在一个傍晚,在北美大陆繁华都市的一幢house里靠窗的餐桌前,凑了几样小菜,打开从北京带来的“龙之尊”。说实在的,在家乡的时候,并没怎样高看它。世间有“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之说,酒也似有同样的遭遇。一旦宴请重要的客人,总好选那些大品牌,甚至外来货,觉得自己的东西再好也是丑小鸭。可现在这丑小鸭被我们尊宠着,不仅是因为它随着我们有了万里行程,还叫我们有了一种重温故乡情的亲切感。也怪了,在平时,白酒瓶子打开了,无论是什么品牌,我嗅到的都是辛辣的气味。可这次打开,一股香醇弥漫开来。瞬间,窗外的车水马龙也幻化成了北大荒壮阔的沃野;来来往往的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人,变身成了北大荒我的父老乡亲……
  那晚,我们没舍得多喝,似也都醉了。虽然仅与北大荒分别月余,但一瓶“龙之尊”,唤起的是我们对故乡的难忘与不舍。
  后来,一位由北大荒移民来的当地朋友看望我们,他知道北大荒人好喝两口,就特地带来两瓶茅台酒,还说这酒是在当地买的,不似在国内大都是假的,当地茅台都是真的。真是有意思,在生产茅台的国内难买到真茅台,在远离茅台酒厂的万里之外却能够买到真品。我们便热情地拿出了“龙之尊”,当两种酒同时摆到桌子上时,这位朋友不喝茅台,执意喝“龙之尊”。他说,离开北大荒许多年了,每每喝酒的场合,还就惦记着在北大荒时喝的北大荒酒。
  因为每人只允许带去两瓶“龙之尊”,若尽情地喝,用不了几日就会告尽。于是,我们掐算着离开的时间,计算着“龙之尊”的数量。为使余下的日子有“龙之尊”陪伴,便决定细水长流,每一次限量喝。
  多年过去了。这限量喝的感受很难忘。
  责任编辑 付德芳

相关热词搜索: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职场范文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3号-11